郭文贵“爆料”:购买企业股权结构图后“爆料<

时间:2017-08-17 07:23 来源:http://www.ymchee.com

  随后,陈向军将系统生成的结构图进行修改排版,并通过软件将天眼查的标识去掉,然后再把结构图发给郭文贵,骗称系自己通过其他渠道获取的重要信息。

  但经机关调查发现,为郭文贵提供材料的陈向军和作领,均属无业人员。两人均承认,接触郭文贵的主要动机,是希望从中获利。

  此后,郭文贵先后要求他打探北大方正原CEO李友的病历和省委委原张越的卷,上海部分公司的股权架构关系,以及某高层官员的所谓“女友”等信息,并称提供相关信息后将给其数百万元作回报。

  陈向军称,他在接到郭文贵汇款后,根据其,通过天眼查系统对相关关系人,以及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中建投资产管理集团和中建投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信息进行查询,用之前的手法生成、了10张结构图,陆续发给郭文贵。

  与郭文贵成为微信好友后,陈向军多次向郭文贵表示自己可以弄到其想要的“料”。而郭文贵也多次陈向军,重点调查多位高层官员的亲属关系、房产、存款、投资等相关信息,以便在海外网络进行爆料。

  7月13日,“天眼查”系统技术总监梁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任何两个企业之间都可以通过若干个公司建立联系,但这两家企业可以没有任何关系。”

  陈向军说,“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这些东西根本说明不了什么,不是公司的核心机密。这是很基本的认识问题,但是很多网友不懂,就会相信了。”

  “由于经济窘迫,我总是想看能不能通过关系获得项目,快速赚到一笔钱,缓解生活压力。”作领说,2016年之后他不断参加各种,认识各种各样号称可以认识很多领导的人,但这些人都是冒充的,其中包括所谓的中央某领导的秘书、某主任等。

  事实上,郭文贵指挥他人调查的信息不止高层官员亲属的财产状况。他一面在海外“爆料”,一面在国内寻找能够喂“料”的信源。

  今年5月底,陈向军发给郭文贵的几家企业股权结构图,得到了郭文贵的认可。据陈向军称,郭文贵要求他继续深入查询某领导亲属及关联公司情况,他便以电脑老化、缺少打印机等设备为由,向郭文贵索要资金,并跟郭文贵说要成立工作室,专门为其搜集信息。一两天后,郭文贵派人给陈向军的账户打入5万元人民币。

  机关调查发现,郭文贵口中的“高层”实际上是两名无业人员——广东人陈向军和人作领。两人根据郭文贵发布或提供的公司名称,以骗钱为目的,向郭提供了商业调查工具“天眼查”生成的关联企业股权结构图,这些结构图被多处后,作为“爆料”依据在网络上展示。

  直到今年5月,陈向军看到郭文贵在网络上发布的几家公司结构图后,主动登录天眼查网站,依据郭文贵在海外网络上所发公司名称再次进行查询。

  但陈向军并无渠道和能力拿到郭文贵希望获得的信息,也就一直没有从郭手中骗到钱财。此间,郭文贵一度对其颇为冷淡。

  但作领未能如愿从郭文贵处骗取钱财。7月13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的银行卡上只有不到5块钱,而除了数十万元的房贷外,如今还有9万多元的欠款未能还上。

  谈及与郭文贵接触的动机,于今年6月从郭手中拿到5万元的陈向军说,“因为我有一些债务,看看能不能向他‘借’一些钱,还我的债务。”

  郭文贵也意识到这些行为可能带来的。警方查获的郭文贵与作领的WhatsApp聊天记录显示,在要求作领调查高层官员的信息时,郭文贵多次作领注意安全,并称这些事背后都是受到“大领导”的指挥。

  据陈向军介绍,郭文贵因此认为他有些才能,遂要求其继续深入查询,重点为某领导亲属及关联公司情况。

  纵观郭文贵的海外“爆料”链条,背后的信息源常常被其包装成“老领导”等所谓高层人士。

  根据陈向军的说法,他在网上看到郭文贵的相关视频后,了解到郭文贵在网上用巨资买“料”,随即萌生向郭文贵卖“料”骗钱的想法。

  6月16日,盘古氏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在海外网络上展示了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慧时恩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股权结构图,并据此称某领导亲属持有图示多家公司股权,资产总数高达20万亿元。而这些爆料的信息源,他将其描述为所谓“高层”。

  与郭文贵结识数个月,将自己包装成拥有高层关系的作领大费周折,不仅未从郭手中骗到钱,反而被机关盯上。

  7月13日,梁双通过天眼查操作向记者演示称,他们的公司与少林寺没有任何关系,但通过一定径和若干个公司,两者也能关联起来,而这种关联并没有任何的现实含义。他表示,一般通过视觉上的感受,会认为他们肯定会有紧密的联系,但实际上这种认识是的。

  天眼查系统技术总监梁双表示,中国境内有1.2亿家企业,在天眼查系统中随便拎出两家公司,都可以通过若干个公司和实体,把它们联系起来。而这些公司之间产生的结构图,在直观上会给人造成错觉,但这两个公司不存在任何业务往来和股权关系。

  郭文贵对陈向军说,“我这做的事都是有大领导让我做的,对国家是有益的。这个很多网友都不懂得,你一定要心中有数。我班师回朝那一天,就是咱们这些人都会绝对安全的一天。”

  再回顾与郭文贵的交往过程,曾被郭称为“”的陈向军说,“郭文贵就是一个世界级的大骗子。他跟我讲,全世界几十亿人就认了我一个。如果真把我当的话,为什么我几次提到家庭情况他都置之不理?”

  “我发的东西,到他那儿就变成大领导提供的了。如果他真的有大领导,有料的话,他也没必要去找我。”作领说。

  陈向军,现年43岁,广东湛江人。初中毕业后,一直闲散无业,没有固定经济来源。2009年前后,陈通过向亲友借钱和银行贷款的方式,在雷州买了2套房,目前经济困窘,欠债72万元。

  作领,今年32岁,人。高中毕业后考入教育学院,后赴美国纽约大都会学院留学。2011年起,先后在多家公司工作,担任市场部助理、客户经理、副总裁秘书等职务。2016年起,一直处于无业状态,与5人合租在一处出租房内。

  曾向郭文贵提供上海两家公司股权结构图的作领称,郭文贵曾编辑他提供的上实集团和上海银行的股权结构图,发表在海外网络社交软件上,并号称“接下来有猛料”。

  在看到郭文贵利用他提供的关联企业股权结构图爆料后,陈向军进行了对比。他发现,郭文贵发布的结构图与他提供的结构图不同,郭在他的基础上做了一些。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看到了郭文贵的视频。作领表示,接触郭文贵的动机有两个,一是郭文贵说背后有所谓的大领导,他希望能够结交;二是郭文贵说为其提供信息,还可以拿到钱作为回报。

  机关调查发现,郭文贵在6月16日视频直播中出示的结构图中,有6张为陈向军提供。这些来自天眼查系统的息,经过陈向军、郭文贵的修改处理后变成了所谓“高层”提供的“猛料”。

  “我是初中毕业,他也是初中毕业,但这些东西到他嘴上一说,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是真的了。”陈向军说,郭文贵可以将的东西无限放大,而很多网友因为不懂,会选择相信这些内幕。

  在对比郭文贵公布的企业结构图与“天眼查”生成的原始结构图之后,梁双表示,有人在他们的图谱上增加了不存在的人和公司,并通过增加不存在的径将这些公司关联起来。

  梁双表示,郭文贵发布的结构图与原始图比较可以发现,郭所发的图中增加了大量原图中不存在的公司股权关系径,是后期PS的结果。而且在PS的时候出现了明显纰漏,其中一家公司出现了两次。而在天眼查生成的正常图谱里,一个公司和一个人只会出现一次。

  试图向郭文贵卖“料”获利的作领称,在网络上认识郭文贵后,他谎称的中国反司法研究中心工作人员身份,引起了郭文贵的兴趣。